无敌小Po草

all源不逆严重洁癖 美漫只站官配

@R. H. Felidae Athena 
小可爱要的原图(。・`ω´・)

看到这组图一下就想到了麦源💩
麦:(๑´3‘๑)
源:莫挨老子!!!!!!!

推上看到的一个视频
欧豆豆超委屈

小时候
(儿童画!启动!)

很早之前画的了
快速碰到的麦麦源源,触发了那个比快语音,然后麦麦刚说了个“你很快源氏”,源源就说了个谢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超可爱

威尼斯之前涂涂的
-这个阵容,威尼斯行动不可能成功的,打游戏吧
-好的

努巴尼欢乐秀看到的简直太可爱啦
源三岁不能再多了

打普通威尼斯刷街机箱子
有一局开始前补位进去的,只留了个麦阔雷给我,然后这局的源源是个也吃麦源的敲可爱的女孩子!
我们加了好友,她说是帮她朋友刷箱子的不是她的号,然而我也没问她战网号她的小伙伴也没有再上线于是我们失联了呜呜呜(•̩̩̩̩_•̩̩̩̩)

条漫字写错了重发…
今天被玩了一局瓜皮麦,感受到了来自源氏同♂事的关心,把我拉起来之后还超温油地说你没事了快回去战斗
呜呜呜呜呜我玩莫姨他吱都不吱一声,玩了把麦柯基就变得这么柔软好推???完全就是贴心小男友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啊我死啦

【藏源】不知道叫什么就叫草纸的脑洞好了

家主藏×pussy青年源
有ooc吧?(其实并不太清楚怎样算ooc就先避雷好了)
日常源源想逃离家族,半藏不许
然后源源被软禁了,呸,就是监禁,被半藏弄流产了一次然后又怀了最后生了个男球

今天的午餐还是照常由侍女端进屋里给源氏,只不过多了一碗汤,更像一碗药。
“这是什么?”
“啊,是…是安胎药…家主大人吩咐的,虽然才两个月吃这个有点早不过家主大人希望万无一失所以就…”
“凭什么啊?凭什么!凭什么他要我流我就流要我生我就生凭什么凭什么啊!”源源气到发疯差点又动了胎气。
然后晚上还是被抓着手腕操到哭着求饶。(再过段时间就不能爱爱了半藏君要抓紧)

现在男球已经两个月了,源氏产乳很少,根本不够宝宝喝的,只够平时床上情趣(bu),所以宝宝的事基本就交给保姆和奶娘。

源氏早就放弃挣扎了,现在又生了宝宝,已经不再想着离开岛田家了,其实他爱哥哥,半藏有时候对他真的很好,好到让他以为半藏也是爱自己的,毕竟他和哥哥还有了个孩子。直到今天,他知道半藏去和别家的大小姐相亲了,可不是吗,岛田家的家主大人,当然要找门当户对的大小姐,自己和这个孩子算什么东西,都见不得光。
源氏突然绝望了,幻想了这么久到头来自己一直都是在单恋啊,对于半藏,自己其实就是个性爱玩具吧,他的温柔不过就是高兴的时候给宠物点奖励而已。源氏变得像一具行尸走肉,失掉了灵魂,他不知怎么走到了酒窖,随便拿了瓶就胡乱灌了起来。
半藏在酒窖发现了喝醉的弟弟。源氏靠着墙瘫坐着,和服大喇喇敞着,领子滑下了肩,手里虚虚地握着酒瓶瓶颈,已经没有力气再拿起来了。源氏一边哭一边笑,还吐了自己一身,然后像是睡过去了一样闭眼靠着墙没了声。半藏皱眉看着神志不清的源氏,脸色越来越黑,最后粗暴地把源抱起来带回房扔到浴缸里。
“还在坐月子就喝酒嗯?还喝成这个死样子!”半藏帮源氏清理的动作也很粗暴,源呛了水被弄疼了动作也不柔和下来。
源氏呛了水似乎清醒了一点,眼睛微微张开,都是雾水,哽咽起来。
“咳咳,咳……呜…哥哥,是,咳,是大混蛋呜呜……为什么要,要骗我爱上你为什么啊,然后又,又要丢掉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咳咳,呜……”
说完把脑袋歪到一边,又昏睡过去了。
半藏怔住了。
早上源氏醒来的时候头很痛,昨天其实也没喝多少,但不胜酒力就醉了,没关系,本来他就是想大醉一场,不过后来发生什么就不记得了,以及自己怎么会没有醒在酒窖而是床上。源氏揉揉自己的太阳穴,转头看到半藏躺在自己边上看着自己便挪开了眼睛想要起身,半藏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你干什么,放开。”
源氏想用另一只手去拍他却也被捉住了。半藏浅浅笑着,似乎一点都不生气。
“昨天偷偷开了我两瓶招待贵客的酒,有一瓶还基本是倒掉的,你说我该怎么罚你?嗯?”
哦,果然还是酒重要。
“强奸我吗?逼我给你生孩子?随便好了,我无所谓。”
半藏好像并没有被激怒,还是一脸宠溺的样子?源氏觉得自己昨天大概真的喝太多了。
“罚你亲我一下。”
“?”是自己还没清醒呢还是半藏气傻了?
源氏脑子还没转过来就被半藏放开手捧着脸吻住了。
“唔!”
源瞪大了眼睛,推开半藏,然而脸早以肉眼可见速度变红了,胡乱抓过被子就捂住了脸。
半藏觉得真可爱。
结果源氏肩膀抖了起来,被子里穿出啜泣的声音。
“怎么了?怎么了?”
半藏想拉开被子然而源氏很用力地捂着,僵持了一会半藏总算还是成功了。
被从被子里刨了出来,源氏就放开了哭了,眼泪掉个不停,一个劲吸气,半天才挤出一句话。
“你不要再这样对我了啊!不要再给我希望了啊!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半藏一把把源氏搂到怀里,揉着他的头发。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我的错,我爱你的,我一直爱你的,我以为你对我只有恨,想把你锁在我身边,对不起,对不起,我爱你…”
源停住了,缓缓推开半藏,嘴微微张着,迷茫地仰头望着半藏。
还看什么?亲啊!

“要证明你爱我的话我们今天就分房睡!”
“好好好,听你的听你的。”
“我要宝宝在我房里!”
“依你依你,都听你的。”

然而真到了晚上源氏就非常不好过了,刚睡下没多久宝宝就哭了,揉揉眼睛爬起来看,原来是尿尿了。然后帮宝宝擦屁屁换尿不湿,弄了好久总算完事了。刚准备睡宝宝又哭了,费好大劲才明白是饿了,源氏又急急忙忙去烧水,等水不烫了再冲奶粉。于是半夜里半藏去偷偷看源氏就看到源氏坐在地板上,趴在婴儿床栏杆上眼皮直打架一个劲点头。半藏笑着摇摇头,叫保姆给孩子喂好奶,然后把源氏抱起来回了房。
源氏拿脑袋在半藏怀里蹭了蹭“唔,喝饱了吗…”

第二天源氏醒来发现自己在半藏房里和半藏睡一张床上。
“你个大骗子!我为什么睡在了这里!”
“是你自己给孩子喂奶困得不省人事了我看着心疼给你抱回来的。”
“我不听!我们昨天说好的…”
“你昨天说分房睡我们确实分房睡了啊,我是凌晨把你抱过来的,没什么问题啊。”
“可…”可恶!我竟然说不过哥哥这个老古板了!

后来源氏才知道是自己喝醉了神志不清的时候跟半藏坦白了。
“哥哥你怎么乘人之危啊!”
“嗯?你怎么知道我后来握着你的手lu的?”
“???”


=======================
感谢宝贝们看到这里!
其实就是我一个脑洞,前面非常残缺因为当时我也没怎么想就结尾还算比较完整。
然后他们其实是很早就开始双向暗恋啦,半藏爱源氏所以不让他离开,源源虽然也爱半藏但一心想和哥哥一起离开岛田这个桎梏,于是就成了半藏以为源氏恨这个家族的一切,源氏以为半藏把自己监禁起来就是因为身体特殊供他发泄用的(真滴急人啊)
最后当然是糖啊,刀是不可能有刀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希望不打脸),毕竟第一次写东西,还不想被大家寄刀片嘻嘻🐒